常盘贵子

          常盘贵子 雷恩那

          小说:常盘贵子 作者:密茅弘伟 更新时间:2020-11-19 7:7:32 源网站:新爱看书吧
            龙青山上车后,看到妈妈坐在最后一排时,似乎有些羞愧,没敢过来,在前面随便找个位置坐下了。

           那些女的有的是哭哭啼啼的,显然是被陌生人捉住交合,心理上十分害怕。

           过了挺长的一段时间,山上响起了尖锐的哨声,再过了一会,便有人陆陆续续地走下山来了。

           妈妈穿上了我的裤子,道:“好了。”

          妈妈正往衣柜挂着衣服时,突然一阵难受,手捂着胸口跌坐在床沿。

          我呵呵笑着。

           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,妈妈的身子才回暖,她靠在我的肩膀上,幽幽道:“他是我的最爱,也是我的生命啊,他怎?能这样对我,把我的生命、我的爱情这样的蹂躏,撕成碎片……”妈妈说着说着,泪水无声地从脸颊流下,浸湿了我的胸膛,“我的心已经死了,活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意义了,龙青山,你好狠心啊,你毁了我的一切……”

           妈妈会在哪里呢?想起妈妈撑了把伞,目标很明显,又在等龙青山,应该没走多远。

           私处被一个噁心的男人湿漉漉地舔到,妈妈“啊”的一声哀鸣,象触电似的弹了起来!妈妈的三角裤被扯掉,这反而解放了她的双腿,平日里坚持锻炼瑜珈让妈妈的身子极富柔韧性,她猛地用肩部和膝盖撑起了身子,臀部使劲摇晃着,将犬国人再次甩下了她圣洁的身躯!

            319 门关着,妈妈按响了门铃,门迟迟没开,却听到里面有声音。

           经过上午的事,妈妈知道目前在岛上只能依靠我了,她红着脸点了点头,道:“小瑜,陪我去房间拿一下洗漱用品。”

           可事实就是龙青山一边在狂干一个金发女郎,一边在另一个站着的黑人女子口交。

           可事实就是龙青山一边在狂干一个金发女郎,一边在另一个站着的黑人女子口交。

           我低头一看,恍然大悟,由于我阳气旺盛得不到发泄,阳物勃起得都贴到肚皮上了,又只穿一件游泳的三角裤,形状凸显得一清二楚。

            “真的都没有了?”导游突然一挥手,那几个彪形大汉粗鲁地拨开人群,直接冲到那几个犬国人面前搜身,竟然搜出了什么东西。

            我“哼”了一声,扭头不理。

            “今天才第一天,后面大家都还有机会的,不是吗?”毕竟都是付钱的,导游笑着安慰他道。

            狗日的似乎很满意他的杰作,“约西”声不断,在妈妈的两只乳头都沾上他的口水之后,开始揉面般玩起妈妈的雪乳。

            几个犬国人的女伴赶紧交出了她们身上的微型对讲机,只有钮扣大小,即使别在比基尼上也看不出来。

            信任。

           319 门关着,妈妈按响了门铃,门迟迟没开,却听到里面有声音。

            跑在前面的龙青山似乎也有些急了,忽然看到前方几个女的“咯咯”笑着跑过,是那些“宝贝”们,龙青山“嗷”地大吼一声,象吃了兴奋剂似的,冲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但如果那样做了,跟那个犬国人又有何区别?妈妈肯定会痛恨我的,我叹了口气,放弃那诱人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我放下行李箱,躺在床上,胡思乱想。(看成人小说:https://crxs.me)

            妈妈被少年强有力双臂揽住双腿,挣扎了几下没挣下来,她只好趴在少年背上,少年的脊背给她一种很宽阔、厚实的感觉,这种感觉过去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也曾感受到,想到这,妈妈幽幽地叹了口气。

            妈妈刚擦干眼泪,一听我这话,又难过道:“你说得对,我不能再自暴自弃了,小佳要知道妈妈变成这样,肯定很伤心的。”说着又要落下泪来。

            妈妈木然地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脸如死灰。

            跟女人讲理是不明智的,我蹲下身抄起她的大腿,将她背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但如果那样做了,跟那个犬国人又有何区别?妈妈肯定会痛恨我的,我叹了口气,放弃那诱人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我窃喜,知道这招以退进成功了。

            “嗯,这几年我只顾迎合那个人,确实对小佳关心得太少了,回去我一定要好好补偿他。”妈妈道。

            噢,妈妈,我太感动了,忍不住紧紧地搂住了妈妈。

            我忍无可忍,正想不顾一切冲出去,忽然,一个热乎乎的肉体靠了上来,我一惊,只见一个红发女郎贴在我身上,腻声道:“甜心,干嘛看别人做呢?我们也来啊。”

            妈妈躺在草地上,香汗淋漓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我在妈妈的身后蹲了下来,天啊,长大后,虽然我看过妈妈上百次的做爱视频直播,但这?近距离地观看过妈妈的裸体还是第一次。妈妈浑圆的臀部就在我眼前不到一尺处,我甚至可以看到妈妈臀间挤出的一点阴户和上面毛绒绒的阴须,几乎怀疑是在梦中。

            四周不时传来男男女女的淫笑和尖叫声,身后躺着赤身裸体的妈妈,我的心扑腾乱跳,下身蠢蠢欲动,好几次想回头偷看妈妈的裸体都忍住了。

            妈妈会在哪里呢?想起妈妈撑了把伞,目标很明显,又在等龙青山,应该没走多远。

            我大呼冤枉:“没办法啊,姐姐,我看了一个上午现场表演的五级片,又和你这?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一起呆了那?长时间,能不兴奋吗?”

            妈妈被少年强有力双臂揽住双腿,挣扎了几下没挣下来,她只好趴在少年背上,少年的脊背给她一种很宽阔、厚实的感觉,这种感觉过去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也曾感受到,想到这,妈妈幽幽地叹了口气。

            嗯,看来关键时候,妈妈还是依赖我这个男人的,我挺了挺胸膛,道:“不如我们下山去吧,反正他们也没有规定什么时候可以下山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不会,我是学校扔铅球第一名,劲可大了,背着你下山只当作免费锻炼了。”

            妈妈从我身边跑了过去,犬国人正要扑向妈妈,我“呵呵”笑着,猛地将怀里的红发女郎推在他身上,高声道:“来来来,你们一起玩玩!”

            只见狗日的骑在妈妈的腿上,他心满意足地扒下了妈妈的泳裤,他的双手根本按不住妈妈丰满结实的双腿,只能整个身子都伏上去,将头埋在妈妈臀间,深深地吸了一下妈妈胯下的骚味,然后满足地头闭着眼睛嘟囔着什么。

            由于女性们都穿着高跟鞋,所以跑得并不快,顶多只是快走。这真是一个奇妙的情景,烈日下一群风姿卓越的女人,身着比基尼,脚踏高跟鞋,在沙滩上小跑着,一个个美丽的大臀弹动着,让所有的男人心摇神驰。

            到了远处一处树林中我才停了下来,感觉到妈妈浑身都在发抖,我慌忙抱住了她,道:“姐姐,姐姐,你别吓我啊,你想哭就哭出来啊,求你了,姐姐……”

            由于女性们都穿着高跟鞋,所以跑得并不快,顶多只是快走。这真是一个奇妙的情景,烈日下一群风姿卓越的女人,身着比基尼,脚踏高跟鞋,在沙滩上小跑着,一个个美丽的大臀弹动着,让所有的男人心摇神驰。

            看着妈妈被调戏,我火往上冒,想冲过去,突然看见不远处一个黑人大汉拿着棍子在巡逻。

            我“哼”了一声,扭头不理。

            我们等了一会,正想叫服务生开门时,门终于开了,是龙青山,他看到是我们,尴尬地道:“真真,你,你怎?回来了?”

            狗日的很不满妈妈这?激烈的反抗,扯下妈妈的胸罩,将妈妈的双手别在身后,三两下用胸罩的带子捆了起来,看来他常玩这一套,动作十分嫺熟。

            “嗯,这几年我只顾迎合那个人,确实对小佳关心得太少了,回去我一定要好好补偿他。”妈妈道。

            “OK,那他们没有违规。”

            于是我就没往纵深处找,而是横向在树林中开始寻觅。

            于是我就没往纵深处找,而是横向在树林中开始寻觅。

            我道:“你看你看,刚说了不自暴自弃的,又哭。”

            “快放我下来,你背不动的。”妈妈有些感动,挣扎着想下来。

            “嗯,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其实我也是诺尔镇的。”我早已准备好了应对之词。

            那个狗日的模仿AV片,用唇舌咂吧着妈妈的乳头,大拇指和食指猥琐地搓弄着妈妈另一边奶头,妈妈急得快晕了过去,但是乳首却不听话地竖了起来,乳晕也开始变大。

           那个狗日的模仿AV片,用唇舌咂吧着妈妈的乳头,大拇指和食指猥琐地搓弄着妈妈另一边奶头,妈妈急得快晕了过去,但是乳首却不听话地竖了起来,乳晕也开始变大。

           山脚下有车在等着,导游和司机在车上聊天,看到有人这?早下来,显得有点吃惊。

           妈妈显然累了,没有刻意用双臂撑着我的背,而是双手随意地交叉伸在我脖子前,这样妈妈的整个胸脯就顶着我的背了,妈妈胸前那两坨极富弹性的乳房,在我的背上忽然软一下,再弹一下,是我前进的绝佳动力!
       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          天擎动力有限公司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常盘贵子,常盘贵子最新章节,常盘贵子 新爱看书吧
          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          开启瀑布流阅读